<samp id="o8cuu"><wbr id="o8cuu"></wbr></samp>
<rt id="o8cuu"></rt>
人民網
人民網>>云南頻道>>梅里時評

數字時代,需要怎樣的辭書知識與服務

2022年08月26日08:28 | 來源:光明日報
小字號

原標題:【新聞隨筆】數字時代,需要怎樣的辭書知識與服務

   【新聞隨筆】

   近日,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重點項目《現代漢語規范詞典》完成新一輪修訂,推出第4版。新改版的《現代漢語規范詞典》收錄單字12000余個、詞目72000余條。本次修訂增補了近千條新詞語,包括“共享經濟”“新常態”“碳達峰”“互聯網+”“移動支付”等反映時代發展的熱詞,還收入了一些貼近日常的網絡用語,如“網紅”“群聊”“群主”“腦補”“腦洞”等。一些詞語的新義項、新用法也被增補到新版中。

   詞典是語言規范的承載者,也是語言生活的描述者。詞典有其自身生命周期。一部優秀詞典的使命就包括通過修訂以適應日新月異的語言生活,并在語言生活中發揮其規范語言使用、示例雅正用法的作用。將雅正語言鞏固于語言生活之中,又不固守陳俗、能反映時代變化,這兩者間需要智慧的平衡。從這個角度講,規范詞典的修訂,從來都是語言生活中的一件大事。《現代漢語規范詞典》如今已推出第4版,《現代漢語詞典》更新至第7版,最新的《新華字典》已是第12版。一代代辭書人奮力前行,傳承文明古國幾千年的辭書傳統,助推我國成為當之無愧的辭書大國。

   當然,我們不能止步于辭書大國。我們要堅持構筑辭書知識體系、打造辭書服務矩陣,面向智能時代實現融媒知識服務。而這些也正是建設辭書強國的題中應有之義。辭書知識體系以規范詞典、權威辭書為基礎,并包括基于此而衍生出的服務各個領域、圈層,輻射各類人群的專用辭書、分級辭書和多語辭書。以國際中文教育為例,缺少合用的詞典已成為非母語者學習漢語的一大痛點。這一群體中,多數人尤其缺乏一款需求適配和語言規范的海外在線詞典。面對這一局面,以規范詞典為基礎,在此之上適配國際中文傳播的等級標準、教學目標,開發分級詞典產品成為當務之急。此外,我們還應考慮開發適應不同目的地國語言國情的雙語雙解詞典。

   在知識服務方面,如今詞典的使用方式正面臨巨大變革。案頭手邊的“大厚本”受到了不小的沖擊。中國辭書學會會長李宇明曾指出當今辭書使用變化的三個趨勢:第一,讀者首查不是紙媒而是網媒,智能手機和網絡是第一查詢處;第二,讀者查詢的內容不僅有老知識,而且有新知識,特別是即時信息,在乎查準率更在乎查得率;第三,讀者習慣于網絡軟件的免費使用,不愿意為網上知識花錢。可見,新時代的詞典發展不可回避的問題是面向網絡空間,實現融媒化,探索新營利模式。詞典不僅要做語言規范的承載者、宣介者,更要做權威知識的查詢入口。

   融媒體時代,知識的表現形式大大突破了文本的限制,以多媒體形式呈現語言知識及其背后的百科知識,對于提高全社會科學文化素養具有重要意義。辭書引領知識服務,應以核心的規范語言文字知識為底本,借助前沿信息技術,借由市場機制積累具有傳播性的知識產品。辭書人或可雙管齊下,規范標準的語言文字底本,并對富于傳播性的知識產品進行合規性檢查。

   在經濟上,權威知識的編輯獲取成本較高。一夜之間令其免費服務,既不可行也不合理。筆者以為,對于公共基礎知識服務,可由公共資金和公益基金出資相結合,保障其普惠性。精標互聯的知識資源服務,則可以借鑒互聯網產品廣泛使用的廣告商付費、訂閱制等方式維持運轉。

   如今,我國辭書人在理念更新、技術儲備等方面進步飛快,快速增長的知識市場也呼喚規范權威的知識供給。多方努力之下,我們必將昂首闊步由辭書大國邁向辭書強國。(作者:饒高琦,系北京語言大學漢語國際教育研究院助理研究員)

(責編:木勝玉、朱紅霞)

分享讓更多人看到

返回頂部
国产乱A片真实在线观看